一个月里,上海人大与韩国釜山议会、俄罗斯圣彼得堡立法大会“云上”会谈

 “您好!”“안녕하세요”

屏幕那头,韩国釜山市议会议长申相海用中文问好;屏幕这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靖挥手致意。

6月8日上午,中韩双方通过视频连线“云上相聚”,这是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首次与外国友城议会开展“云上”视频连线会谈。一个月后,7月8日,上海市人大又与俄罗斯圣彼得堡立法大会通过视频连线“云上相聚”。这是疫情期间上海人大在促进与友城议会交流领域的一大创新探索。

数月精心筹划沟通协调

“为了加强上海友城对外交往与合作,积极推动地方人大与友城议会的务实友好交流,本着服务国家外交总体大局、服务上海地方经济发展的宗旨,去年我们就萌生了与友城议会开展视频会议的想法。”市人大侨民宗委、外事委主任委员高德毅说。

截至目前,上海与世界上91个城市建立了友城关系或友好交流关系,因疫情原因,友城互访交流活动一度停顿。

比如,上海与釜山自1993年两城缔结友城关系以来,双方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密切。1997年,上海市人大与釜山市议会签订友好交流协议,又为双方合作拓展了新空间。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釜山市第一时间向上海发来了慰问信和慰问视频,并捐赠了大量防疫物资。上海也向釜山市捐赠了7万只口罩。而由于受疫情影响,两座城市的交流活动受到一定影响。

上海与圣彼得堡1988年建立友城关系。今年是上海市人大与圣彼得堡立法大会签署友好合作协议25周年,这25年来,两市在经济、投资、人文、教育以及人大议会等方面开展密切交流和广泛合作,取得良好成效。而受疫情影响,两市交流活动受到了影响。

 “如果举办云上视频会议,可以重新搭起双方人大议会沟通交流的新桥梁。”高德毅说,上海人大发出这个邀请后,很快就得到了这些友城议会的回应云上相聚的共识。而在地方人大议会交往领域,云上视频会议还是新事物,中外双方需要做很多全新的尝试。

“一场视频会议为时一个多小时,背后是双方长达三四个月的沟通协调和筹划准备。”市人大侨民宗委、外事委办公室副主任罗杰细数期间的点滴。首先是会议议程的设置。市人大外事委办公室先是联系市外办友城处,一起商议落实与外方视频会议的有关事项,与外方沟通协调会谈日期时间、主题内容、会谈各环节时间掌控、双方出席人员名单、准备友城议会合作交流备忘录及双方使用的视频连线技术平台等各种细节。   

“这些都是在5月中旬前完成,前前后后花了几个月时间,然后是起草合作交流备忘录,收集会谈背景资料......”罗杰说,刚开始沟通进程比较慢,釜山议会和圣彼得堡立法大会那边工作人员英文表达不太熟练,对与国外的视频连线会谈没做过,疫情期间对方不少工作人员是轮流休假或在家办公,与圣彼得堡立法大会沟通还有时差问题等,有时为了联系确认一件事经常需要晚上加班,等候对方回音。

云上聚会对视频技术也是一大考验。经过双方多次提前演练,两次视频会议全程都很流畅,没有出现一点点卡顿,这背后也是双方技术人员反复沟通以及线路调试的成果。

在高德毅看来,前期的互动沟通亦是很好的交流,双方都提出了各自的需求、期待,这为视频会议的举行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视频会议均设定了议题

与线下互访交流不同,云上视频会议均设定了一定议题。上海人大与釜山议会这次视频会议,聚焦的议题是智慧城市与城市数字化转型。

“上海正全面进行城市数字化转型,着力推进‘一网通办’‘一网统管’和数据立法,而釜山在智慧城市建设和数据立法方面有不少好的经验和做法,所以双方很快确立了这个议题。”高德毅说。

一个月里,上海人大与韩国釜山议会、俄罗斯圣彼得堡立法大会“云上”会谈

会议当天,谈及这一议题时,陈靖说,目前上海“一网通办”总门户的个人实名用户的已经超过了5200万,接入的服务项目有3102项,去年还入选了联合国智慧城市建设的典型案例。会场上,他还通过视频向外方展示了手机上“一网通办”的移动运用端。

上海在大数据领域的成果给对方留下了深刻印象,接着这个议题,申相海议长介绍了釜山正在打造的韩国第一智慧城“釜山生态三角洲智慧城”的有关情况以及“釜山广域市智慧城建设和产业振兴条例”。“我们希望能把这个议题分解成若干个大家共同关心的小议题进一步深入探讨、相互借鉴。”申相海议长表示,两市在科技和数据创新方面有广阔的合作空间,愿在推进数据创新领域增进工作交流,共同发展。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citoutiao.com.cn/info/353039.html